力帆“权利交棒”会议现场:董事长牟刚仅说了14个字就匆匆离席

  • A+
所属分类:赛事资讯

这场“权利交接”仪式,简单到有些像“走过场”。力帆股份(*ST力帆SH:601777)董事长牟刚,这位1998年就加入的老臣,同时也是尹明善一度钦点的接班人,拿过话筒惜字如金:“将本次会议交给徐志豪先生主持”,仅仅14个字之后,匆匆离席。自此,尹明善家族彻底失去了经营28年公司的主导权。

原标题:2021,力帆之殇!吉利大吉?

来源:财经大V百佬汇

作者|鲁哲之

雾都重庆

尽管2020年全年下了两百多天的雨,然而在辛丑牛年几乎整个春节,山城重庆都一直保持相对干爽的气息。对于一个毗邻长江与嘉陵江的特大城市,这并不容易。

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显然正在加速消褪,整个春节来渝旅游人次也达到了353.8万人次。现在,大家都习惯于将这里当做一座“魔幻8D城市”,美丽且独特。似乎重庆本身也乐意将“工业城市”这一传统称谓向“旅游城市”逐渐转化。从《火锅英雄》到《刺杀小说家》,多部大热电影进一步把取景所在变成了“打卡胜地”。而网络上的火热,又让世人似乎忘记了重庆的发展,其实一直以来都依托实体产业。

这,或许正是曾经号称“重庆之王”的力帆不断衰落,直至破产重组的另类倒影。

不妨先来看看力帆刚刚公布的最新产销快报:1月份生产新能源汽车105辆,同比增加600.00%;售出107辆,同比增加613.33%。一个简单的推算,2020年1月力帆汽车的产量与销量皆为15辆。更让人瞠目的是,力帆今年1月份仅生产传统乘用车12辆并售出——1辆。

切记,这是一家已运营汽车品类18年的企业在庚子年末交出的答卷。

尹明善怎么看?很多人会问。这还重要么?业内这般回应。

尹明善

早在2017年10月30日,力帆股份股东大会上,时年79岁、一身深蓝色中山装出场的尹明善正式宣告退休,并表示“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妖娆,老尹逍遥”。同时,他也透露将要过“流连于书斋,忘形于山水”的生活。然而,此时的力帆已然是一地鸡毛的烂摊,巨额负债、大量诉讼、销量低迷,诸多困境让出生于“虎年尾巴”素来要强的尹老板,不得不生出放弃汽车板块的心思。

一个晴天里的权利交棒

2021年1月22日,常年阴雨的重庆在这一天难得迎来了晴天。

当日,在一场别开生面的董事会上,审议通过了《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选举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及副董事长的议案》,董事会全体九名新成员首先亮相,而跟随尹明善的前朝老臣几乎全部退场。徐志豪、杨健、朱军、钟弦、王梦麟、周充就此成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任晓常、肖翔、窦军生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至为关键的6位非独立董事中,吉利一方与重庆两江新区国资各占3席。其中,徐志豪、杨健、钟弦来自吉利,朱军、王梦麟、周充来自重庆两江新区。

来自本埠的3位高管,都是当地经济方面行家里手以及属地国资系统重量级人物。朱军,现任重庆两江新区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兼任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王梦麟,现任两江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兼任两江产业集团数字经济产业部经理、重庆保税港区股份公司董事、重庆渝高科技公司董事;周充则是金融学博士研究生,现任两江基金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职西南大学、重庆工商大学研究生导师。

力帆破产重组之后,重庆满江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约13.50亿股,持股比例由0%增至29.99%)成为新控股方;以执行事务合伙人示众的重庆满江红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重庆两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占比51%,吉利迈捷投资有限公司占比49%)成为单一最大股东;而李书福通过吉利迈捷全资控股的重庆江河汇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有9亿股,占比20%,为第二大股东;原控股股东,尹明善家族的旗舰力帆控股持股数量仍为约6.19亿股,但比例已由47.08%大幅稀释至13.66%,降为第三大股东。

虽然从表面看吉利为第二大股东,不过若算上该公司在满江红基金持有的49%股份,1963年出生的李书福直接间接持有上市公司34.7%股份,为力帆实际控制人。

这场“权利交接”仪式,简单到有些像“走过场”。

力帆股份(*ST力帆SH:601777)董事长牟刚,这位1998年就加入的老臣,同时也是尹明善一度钦点的接班人,拿过话筒惜字如金:“将本次会议交给徐志豪先生主持”,仅仅14个字之后,匆匆离席。自此,尹明善家族彻底失去了经营28年公司的主导权。

但当天,力帆的股价则以5.08%的涨停报收。哪怕其5.38元的收盘价,较2015年6月30日的27.07元/股,已经跌了80.2%。而截至2月10日庚子年最后一个交易日,*ST力帆报收5.41元,相比于去年2月7日2.21元的跨年低点,上升了144.8%。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APP

力帆的衰落早已不是秘密。但究竟是其公司所在的两江新区,无论基于尹明善的影响力还是出于税收、就业等考量,最终躬身入局并拉来吉利挑头;还是吉利老板李书福在各种因素盘算一番后毅然出手,并借助与属地国资委的资本合作,消除未来某种“不确定性”,这也颇值得咂摸。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两相成全,就如合肥与蔚来一般。在2020年某个“泰山将崩”的时刻,合肥政府拿出70亿元换来李斌迁址的决定,8个月后这笔24.1%中国蔚来的股份变成了1000亿。

在重庆发展趋势“一路向西”的当下,力帆公司新舵手徐志豪曾明确表示: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两江新区大力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培育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不断提高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水平,这里有着适合制造业企业茁壮成长的沃土。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在两江新区发布换电模式、首发智能换电站,具有重要意义和示范作用。

成立十年的时间窗,对两江新区至为重要。与徐志豪一同加入力帆的杨健,则自2012年后就一直担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的董事局副主席、副董事长,并负责集团层面年度经营战略及新能源业务等核心事务。也就是说,李书福派出了一位更加高阶的高管出面来为徐志豪压阵。

身为新任董事长的徐志豪,同时也是吉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CEO,此前还担任过吉利旗下百亿市值的钱江摩托(*ST钱江SZ000913)董事长。吉利掌门人李书福让一个昔日摩托车企业的一把手,去接手一个倚靠摩托车起家企业的汽车板块,其中深意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俗话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五九时节,春暖花开之际。1月26日,自冬至开始 “数九”的五九开始,吉利入主力帆后,力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定在这天揭牌成立。

这当然也是力帆汽车业务上的“谢幕日”——后者宣布将生产吉利品牌换电新能源车,力帆品牌乘用车就此成为“古董”。

明明刻意挑选的黄道吉日,偏偏1月26日阴雨连绵。而这场雨,无疑又给力帆汽车远去的背影平添了一丝萧瑟。

民营大亨的汽车冒险

围着力帆汽车厂址走上一圈,就会发现,即使在远离渝中、九龙坡等重庆老牌市区的两江新区,也能充分感受山城的魅力。但不同于厂区的平坦,周围地势的起伏,更暗示着力帆创立者不寻常的一生。

其实尹明善为人称道的,是在别人都快退休的年纪选择开始创业。十八年的劳改生活并没有击垮这个已过天命的人,无论是肉体或是意志上。

同时,长年繁重的劳作也没有遮蔽他敏锐的商业嗅觉: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力帆摩托的前身“轰达研究所”应运而生。尹明善这个1938年生人,竟然与92派的代表史玉柱、陈东升等60后成为了“同期生”。

力帆摩托从摩托车零配件起家,通过购买重庆建设集团维修部的发动机配件,继而重新组装倒卖获利。虽然2年后这一BUG就被建设集团察觉,但此时的尹已经获得数百万的启动资金,同时也掌握了发动机的关键技术。

“倒爷”生意被迫停摆之后,力帆在同年推出了中国第一款100cc发动机。这无疑是将一颗重磅炸弹俯冲投进了当时仅能生产50cc、70cc等小排量发动机的中国摩托车行业。

一个有趣的细节,新任力帆集团董事长徐志豪曾经执掌的钱江摩托,在此款产品一经发布的1994年,便向力帆抛出订单,并要求只能独家供应。又过一年,削瘦的尹明善将此款发动机直接升级为电启动。力帆也由此成为拥有中国第一款电启动发动机的摩托车生产厂商。

随后,不仅在国内市场站稳脚跟,更是远销海外:1998年力帆出口创汇210万美元,1999年索性翻两倍达到了860万美元,而到了2002年,更是突破2亿美元。

力帆,中国摩托车行业龙头老大,妥妥。

仅仅10年时间,尹明善从创业新丁便做到了重庆首富,同时也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位进入省级官员序列的民营企业家——2003年尹被推举为重庆市政协副主席。相较自称“精彩哥”的其子尹喜地,尹明善的人生称为精彩或才实至名归。同样也是这一年,力帆开始向汽车行业转型,获得了1-7字头的汽车生产牌照(1为载货汽车,2为越野汽车,3为自卸汽车,4为牵引汽车,5为专用汽车,6为客车,7为轿车)。

以力帆进入汽车的时间点论,算不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绝对不是赶了个晚集。事实上,2003年接连出台的几个政策都在大力推广私家车消费,以及推动中国自主品牌的制造与研发。

其中,《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征求意见稿中就明确表示中国要成为“世界汽车制造大国”。而鼓励自主品牌和研发,则成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的“国策”。可以说,力帆摩托的巨大成功并没有让尹明善安于现状,他依旧保持着足够的洞察力。

还是2003年,而今力帆的新东家,已实现年产30万台的台州吉利轿车工业城总装厂竣工,并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国产“第一辆跑车”吉利·美人豹,也成功下线。吉利当年不仅达成生产10万辆车的目标,同时开始将产品销售到海外,实现了出口“零的突破”。

仅就汽车板块而言, 2003年的李书福,至少领先尹明善一个“力帆摩托”身位。

在次年产出第一台力帆520汽车之后,百亿身家重庆首富的座驾,都一直是自家产品,市场零售价不过10万元左右。与其子尹喜地,中国布加迪第一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外界,也理所当然把太子爷视作一个纨绔子弟。

而待力帆露出败像后,舆论仍一边倒将其与尹喜地高调无比的“消费升级”联系起来。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尹喜地曾将自己价值3000万元的布加迪威龙交给公司“解剖”,且作为中国首批订购特斯拉的8人之一,收货之后很快交予了力帆的科研人员。

虽然力帆太子爷配合公司的发展,让自己的消费账单看上去更合理一点,但是他对于豪车的热情,有时却只能称之为偏执。

据不完全统计,尹喜地购买过的豪车,包括宝马M3、宝马M6、奔驰S63AMG、奔驰SLR722、法拉利599GTB,保时捷卡宴turbo、保时捷911 Turbo、保时捷911 GT3、保时捷911 GT2、保时捷卡曼、兰博基尼LP560-4、布加迪威龙、奔驰E63AMG、奔驰ML63AMG、宝马X6 5.0I、雷克萨斯LS600H、雷克萨斯LX570、奥迪A8 4.2、奔驰R350、奔驰S600、奔驰SL63AMG、法拉利F430 Scuderia、保时捷911 PDK C4S等。

这张长长的名单中,2009年购买的布加迪威龙被讨论得最多。但是精彩哥拥有的“第一”也绝不止这一个。比如中国第一辆宝马M3、M6;中国唯二的奔驰SLR722——还有一辆在周杰伦手中。

这个在父亲劳改期间出生尹家唯一男孩,并非含着金汤匙来到世界的幸运儿。童年经历过困苦与潦倒,与后来的“报复性”消费不无联系。

死循环,就这么来了

时间来到2007年,中国政府开始着手发展新能源汽车。

看准机会的力帆和中科院合作,成立了上海中科力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先是收购上海新概念出租汽车公司全额的国有股权,把力帆汽车打造成上海出租车的子公司,而且依靠中科院的技术支持,又于2013年顺利进入上海经信委的新能源汽车目录。

据力帆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当年其燃油汽车销量十三万余辆,新能源汽车销量一万余辆。

显然,这个数字若对照吉利、长城等民营造车企业仍显寒酸,但相比于2020年1月份那个两位数,堪比“天上人间”。此时的力帆汽车,看上去前途尚一片大好。再接再厉,在同年年底力帆又推出了“盼达用车”这一新能源汽车的智能共享出行平台。

“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这是《红楼梦》第十三回中名句。而看客们都知晓,正月十五元妃省亲之后不久,必然是“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的故事。力帆正是在这年末被有关部门查出2395辆新能源车不符合国家补贴标准,涉及金额达1.14亿。结果便是,不仅当年受到处罚,还被取消2016年补贴资格,力帆的新能源车销量就此开始跳水式下跌。

有一种物理现象叫“惯性”,2018年力帆再次陷入骗补丑闻。而两次危机严重损害了企业的品牌形象,导致力帆本就因无法持续技术创新从而不断推陈出新的传统燃油车销量,直接受到重创。

一位力帆老员工说:“力帆从此就陷入了一个销量不足导致利润不足,利润不足导致研发费用不足,研发费用不足导致产品没有竞争力,没有竞争力就没有销量的死循环中”。

据悉,破产危机爆发前几年,力帆的研发投入平均不到10亿元,并且逐年下滑。

还记得尹老板被报道的名言吗?八分人才,九分使用,十分待遇。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2016年的吉利已斥资72亿投产6款新车,同时还引进了英国的整车平台,实现累计销售70万辆车的成绩。之前的力帆与吉利确实存在差距,但正是从这一年开始,李书福的王国开始加速向上,而年长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尹老爷子,却在泥沼中挣扎着缓缓下沉。

拯救力帆行动,125亿不够

永远带着眼镜的尹明善,对此心知肚明。

在股东大会上的发言,他更一语成谶:“就力帆本身来看,外界对我们力帆新能源的评价很低——起了大早,赶个晚集,一点儿名气都没有。如果我们新能源汽车规模不上来的话,以后真的很有可能被淘汰。”

其实在力帆宣布破产重组前,各界都在尝试拯救这个位于“摩托之都”的王者。别忘了,直至2018年10月24日,尹明善还入选了由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颁发的《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名单》。

根据2019年力帆集团半年报显示,先后共有25家银行为力帆集团授信,总金额达到125亿元。而在之前,重庆市政府已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

但为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力帆依旧没有挺住?

那就再来看看数据吧:2019年全年,力帆实现营收74亿元,同比下滑3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6.8亿元,上年同期则还有2.52亿元的利润。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收5.6亿元,同比下降74.88%,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97亿元,上年同期则亏损0.97亿元。

虽然已经退居幕后,但尹在政界的人脉以及民间的口碑,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起到了作用。一个事实:银行125亿授信,力帆动用了96%。

但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疫情给制造业带来的冲击令本就泥潭深陷的力帆愈发雪上加霜。2020年2月,力帆开创了“双零”记录,即产量销量均为零,同期企业的总负债为157.1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5.93%。

下坡路上没有挂上档的不只一位。2020年9月,同样是“*ST”但市值只及力帆股份六分之一的众泰汽车(*ST众泰SZ000980)同样发布公告称:破产重整申请已被法院受理。

提及力帆,对很多人而言,熟悉的同时又很陌生。熟悉是因为其在摩托车发动机、摩托车技术能力以及销量上,曾经真正做到国内龙头;还有一个原因,当然拜那位“精彩哥”所赐;陌生,却是因为很难说出作为一家汽车企业,力帆到底有哪些优秀产品。

在涉足汽车的初期,尹明善一度不惜血本。根据力帆某退休的科研人员描述,在当时人均工资只有几百块的情况下,力帆科研人员就可以拿到三千元左右的保底工资,且不包括对于研发成果的奖励。

非常可惜,重金之下,勇夫缺缺。对于力帆的品控,从“盼达出行”一纸诉状将同出一门的力帆告上法庭,就可见一斑。

盼达,曾经做到中国共享汽车APP行业渗透率前三,却因为力帆330EV这一款车在运营过程中连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后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而苦恼不堪。

没有人会等待一个“后进生”的幡然醒悟。

就上市公司公布的2020年销售情况来看,特斯拉仅Model 3单款在中国本土交付量就超过14万台,而理想、蔚来以及小鹏三家国产新能源车销售量,亦分别为3.2万辆、4.3万辆以及2.7万辆。虽被叽嘲为“造车三傻”,但上述三家自主品牌新能源车在2020年均有绝地反击的表现。

股价说明一切。一年时间里,蔚来市值最高涨了31.7倍,最新计863.64亿美元(约合5575亿人民币);理想汽车股价最高涨了3.33倍,最新市值为267.84亿美元(约合1729亿人民币);小鹏汽车最高涨了4.35倍,最新市值为322.91亿美元(约合2084亿人民币)。三位后生不过刚刚成立三、四年,但以市值来算,已分别是力帆的22.84倍、7.08倍以及8.54倍。

重庆两江新区力帆厂区,占地7万平米,目力所及之处,密密麻麻停着盼达共享汽车。力帆厂区外,同一时间,却停放着不少首汽租车。就连力帆自己的员工,现在都对自家产品没有了信心。

白武士李书福的计划

国内汽车企业都在进行“争上游”的游戏,为什么,吉利最终接盘?

吉利近年来到处“买买买”已是不争的事实。早些年是沃尔沃、戴姆勒、路特斯。仅仅2020年,吉利又并购了商用车制造商华菱星马,且托管了近况不佳的长丰猎豹。同时,吉利与富士康、百度及贾跃亭联合造车的传闻,也甚嚣尘上。

就在力帆破产重组前,2020年7月1日,重庆两江新区与吉利控股集团正式签约。高端新能源整车项目、吉利工业互联网总部暨数字化工厂项目落户。《重庆日报》报道称,重庆市市委书记陈敏尔,市委副书记、市长唐良智与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陈德荣,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分别座谈,并见证有关合作协议签署。

李书福(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

图片来源:吉利集团官网

早在2018年重庆国际车展及全球汽车论坛在渝召开之时,陈敏尔与唐良智已经会见过李书福。事实上,同为浙籍,陈敏尔与李书福两人的缘分至少可往上再追溯五年:还是贵州省长的身份,2013年3月两会期间,陈即以邀请龙头企业赴黔投资名义会见过李。随后,在2014年11月和2015年11月,吉利M100甲醇汽车贵州项目签字及开工仪式,由省长升任省委书记的陈敏尔又亲自出席。

历史有时就是如此巧合。被《福布斯》杂志2019年标注136亿美元身家的李书福的真正发迹,也是在川渝地区(尹明善在同年被胡润标注身家为40亿人民币)。

1997年初,四川德阳市监狱旗下一家生产小客车的企业濒临倒闭。做冰箱起家,在1989年已创造千万年产值的李书福——三年后尹明善才正式创业——看到了机会。最终,他投资1400万元成立了四川吉利波音汽车制造公司,并拿到小客车、面包车的生产权。

1997年3月,吉利控股集团在浙江临海开始筹建汽车制造厂。也就在这个月,第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批准重庆升格为直辖市。

可以这样定论,在川渝尚未分家之时,李书福已在西南地区开始布局。而至2007年,吉利又在成都经开区投资建设高原汽车整车项目。

李曾表示,“我们感受到四川强劲的经济活力,为吉利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营商环境”。

此次借助力帆之壳,将这间上市公司打造为吉利科技集团换电车型制造唯一的上市平台,即是李对重庆政界的承诺,也是他的押注。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顺利收购力帆,吉利汽车将获得力帆股份在重庆当地的鸳鸯地块,此地块目前价值100亿元。

此外,力帆股份上市壳公司身份,也可以为吉利汽车在A股市场上融到更多的资金。力帆还拥有众多汽车企业梦寐以求的金融牌照,这对于吉利旗下曹操出行等板块具有重要作用。同时,吉利在拿到力帆手里还有的一块汽车牌照后,也能继续扩宽品牌线路,增加与长安、广汽等竞品的抗衡力。

相关人士表示,吉利拿下力帆的地块,显然有利于其在西南地区的深耕。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规避地方保护主义的同时,减少生产运营成本。

重庆市政府当然欢迎吉利接手力帆,虽然这样或会引起同城长安汽车的不满。但是如果力帆就此彻底“躺倒”,伴随而来的债权人、股东、员工以及其他利害关系人不满和反弹,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保住力帆就意味着解决了成千上万家庭的工作、生计问题。

重庆,从来是座很独特的城市。阴雨绵绵,却不似江南有织锦旗袍油纸伞的丁香姑娘;艳阳高照,又不会像西域同性的美艳婉转。

这里更多弥漫的是红油调制的雄性荷尔蒙。袍哥人家从不拉稀摆带,这里的“外来人口”都要学会拜码头。这个江湖道路弯弯绕绕,桥也多,所以骑马素来不在重庆人的习惯之中。

因为地形特殊,这个地方好像天生是为摩托车准备的沃土。中国迄今已经有185个禁摩的城市阵营。四大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唯独“老四”不禁摩和不限摩的(北京和上海的摩托车牌照的价格,其实就是在限制摩托车)。重庆的力帆、嘉陵、建设,三足鼎力的时间几乎覆盖了很多90后完整的青春期。并且,重庆不像其他城市,不管是在市中心解放碑,还是在热闹的观音桥,都能够看到摩托车的身影。对于首次来此的外地游客,看到满大街面貌相近的摩托车“突突”,往往会产生惊叹。可很长时间以来,力帆、嘉陵以及建设,都少有以动力和外形为卖点的产品投放本埠市场。

2000年,尹老板豪掷5000万将重庆本土足球队改名力帆之后,当地人对于这家企业的情感就变得复杂起来。即使2017年被迫放弃足球,由当代俱乐部接手后,斯威队主场仍有球迷打出 “一生一城,一队一心”的巨大横幅,横幅中间,尹明善的画像以及一个THANKS。

仅凭一份坚持,尹明善与力帆足球已经赢得耿直的3124万重庆人尊重。举目中国足坛,坚持投资一家俱乐部17年、拿出数亿真金白银的企业有几家?并且,这还是一个在升级降级中反反复复的球队。

“你坚持,我支持”,重庆球迷传递甚广的一句。这也就是为何尹喜地在重庆球迷中口碑不佳的原因:在力帆球队一年也就紧巴巴3000万运营费用的时候,后者却花了同样的价格为自家车库新添置了一辆布加迪威龙。

这个江湖,义气为先。在袍哥后人的眼中,其实可以简单翻译为“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所以,但凡重庆人聊起力帆的时候,嘴里总能听到一股“怒其不争”的埋怨。“力帆破产  吉利接盘”消息传出,坊间往往在恨恨道一声“粑希希”后,忍不住的“惹毛”。

毕竟,自己的娃儿啊。

就到尾声了?别啊!

2021年春节,对尹家来说注定极为特殊。足球?四年前的回忆不提也罢;但放弃了经营十八年的汽车板块,而仅保留了助其登顶重庆首富的摩托车板块,这样的块垒恐怕不是几杯白酒落肚可以一浇释之的。

不过也有好事,总算逃离了392件诉讼(仲裁)案件,那可是涉及金额达29.06亿元的旋涡。

83岁肖虎的尹明善在经历两个“18年”的磨砥后,还会继续他的传奇生涯么?也进入“知天命”的尹喜地,能担纲起重整家业的重任么?要知道老父亲白手创业,已是54岁了。

一首歌送给他们,来自129岁的英超红军利物浦的著名队歌:You‘ll never walk alone。

“当你穿过一场风暴,你永远不会独行。抬起头,不要害怕黑暗。在那风暴尽头,是片金色天空。”

对了,这首歌最早源自百老汇1945年的轻歌剧,叫做《旋转木马》。

按照现在流行的“套路”,文章最后也为大家奉献两个彩蛋:

彩蛋一:李书福:请叫我书福就行,别老总总总总总总总的。名字来自父母,“直呼其名”是对父母的最大尊重。

彩蛋二:据《晚点LatePost》2月21日最新报道,长城控股旗下自动驾驶公司毫末智行近日已完成 3 亿元 Pre-A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首钢、美团、高瓴资本等。毫末智行计划于 2022 年实现盈利,2023 年在科创板上市。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